快捷搜索:  as

这是严选最希望做到的事

  如果说假期是一场短暂的自我放逐,可能唯一没被抛下的就是“吃”。国人热衷以美食来装点所有节庆,习惯将温情悉数融于一句“您吃了没”。对“吃”亘古不变的追求,正幻化出“食”日新月异的变化。

  当60岁的“大白兔”玩起跨界,当线下起家的来伊份加码发力电商,当根植互联网的网易开始“严选”美食,当“传统餐饮变局者”美团致力于焕发老字号的新生机——“老中青”零食商无不在用自身理解和感悟,改写民众的茶余饭后。

  承载着无数人童年回忆的大白兔奶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对于普通民众而言,都是近乎奢侈品的存在。

  “我妈妈会用绸布把‘大白兔’包起来,放进大铁罐,再用粗布裹上一层,藏在柜子最深处,然后告诫我们这帮孩子不许偷吃。”忆及那段“大白兔攻守战”,70后阿建忍俊不禁。“奈何‘家贼难防’,我们偷吃后,还会用糯米纸包着小纸团将其恢复‘出厂设置’。直到我妈招待客人时,这事才算彻底败露。”

  一方糯米纸,曾是孩子们抵达甜蜜的最后一层薄纱,也是几代人童年回忆的一纸索引。

  今年9月,大白兔牵手Godiva在上海来福士开出首家冰淇淋快闪店。每支冰淇淋都裹有大白兔奶糖定制糯米纸,并洒上专用奶粉,还原记忆里的那抹甜。经典零食当“网红”,55元一支的价格仍引来排队长龙。

  90年代来到上海闯荡的施永雷和郁瑞芬亦不会想到,两人拼凑出来的3000元,竟成为一段“零食传奇”的开端。

  “当时的交通条件下,山核桃对城里人来说可是稀罕物。”来伊份总裁郁瑞芬回忆道,“这份带着浓浓乡味的自然果实,帮我们抓住了城里人的胃,也迅速打开了市场。”深耕食品行业20年的小小夫妻店,如今已成长为主板“零食第一股”。

  “食品行业与经济的发展密切相关。感恩改革开放,也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郁瑞芬由衷地感慨。

  郁瑞芬将2019年称为“又破又立”的一年。今年以来,来伊份积极与京东、天猫等线上渠道深入探讨业务联动,通过营销IP策略带来社交性和内容性的话题,与消费者产生更多的情感连接和转化。线上、线下双翼齐飞,成为来伊份拥抱新零售的姿态。

  “让消费者可以闭着眼睛选,这是严选最希望做到的事。”网易严选品类总监葛杰华从业已13年,他所带领的网易严选食品团队,几乎清一色拥有食品科学或供应链管理的专业背景。在他们看来,小零食有大学问,更有大生意。

  互联网基因让网易严选更加注重用户交互,而不是简单落于“买卖”二字。2018年,网易严选成立“甄选家”,以官方形式邀请用户试用产品,参观厂房,溯源产地。

  去年,网易严选的一款绿色汤汁小龙虾一炮而红,不少网友留言高呼“神来之笔”,甚至将汤汁留下煮泡面。这个细节引起了葛杰华团队的注意,今年就将“龙虾泡面”列入了产品开发名单。

  在网易严选,互联网被视为一个高效的反馈渠道与互动平台,一扇直通后厨的窗口向消费者敞开。“没有中间商”的概念,贯穿供应商、销售平台与顾客三者之间。

  “我们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颜控’。很多老字号的口味其实都不错,但他们不知道怎么做线上化经营,如何把产品包装得更吸引年轻一代的目光。”美团大众点评总经理贾云如是说。

  针对排队时间远长于吃本身所耗时间的痛点,美团推出部分老字号的线上取号功能。此外,传统堂食的点餐系统也被美团系统搬到了线上。美团小白盒则让扫码付款更简单,从而提升了老字号整体的线上化率。

  美团的改革决心远不止此。贾云进一步表示:“未来我们要全面赋能老字号:从收银能力、预点餐能力、外包装能力到配送能力,再延伸至供应链方向,实现一站式解决。”

  一部零食进化史,隐含着我国国民经济跃迁式发展的宏大叙事。从匮乏到丰富到精选,从老字号到全球化再到国潮回归,百姓家中愈发丰富的茶几果盘里,少不了万千公司不变初心的坚守与锐意创新的改革。时间针脚细密划过,勾勒出70年来食品行业的阔步向前、起承转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