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所以在目前这样的时刻我们需要共识

  风险由结构决定,爱因斯坦告诉我们物质就是能量。这个能量其实它是由这些物质的结构决定的。我们说通常同样的元素,碳元素,它也可以是面粉,也可以是金刚石。就是因为结构不同,过去排兵布阵的时候,布好了阵可以800破10万,也可以搞得很糟糕。事实上是结构决定了整个的事物的力量,功能、作用,等等,所以我们说结构决定了合力,结构决定了方向,进而决定一切。我们平时无论是产业,还是其它的生态链,甚至我们的家庭,都有这个问题。

  “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联合主办,于12月6日-10日在海南三亚举行。

  在结构的变化中它既有价值的汇聚,也有风险的汇聚,这种汇聚我们可以认为比如说砖瓦木石科技汇聚成房子,这是价值的汇聚。枪和子弹汇聚到一起的时候它会汇聚成更大的冲突,我们把这个叫做风险的汇聚。所以我们事实上是在做价值汇聚和风险汇聚的平衡,是我们在干预中平衡,还是它本来就是平衡的,所以这个科技的出现发生了变化。就是说科技工具、丛林法则,我们希望受到规则和机制的运输。这个规则和机制就是结构的安排,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说这种规则我们去干预影响结构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出发点,这反倒成为关键。所以在目前这样的时刻我们需要共识,需要行为和思想多个方面的共识;一个社会的成熟也就体现在结构和机制上,体现在思想的针对风险管理的共识上。

  李晓林指出,过去是识别风险,现在变成了干预风险。那怎么样干预,这都是我们未来科技跟保险怎么样共同发力。保险是构建具有随机性的被保险群体,科技怎么帮助构建。比如说已经得了糖尿病的人,他在什么级别上我再让他具有随机性,就是他跟别人不随机了,但是它内部再建立新的随机性等等,或者通过科技降低不对称性,让科技去发力。

  它有风险治理职能,价值创造职能和资源配置职能。让保险顺畅的为这个世界作出更大的贡献。这些其实有待于我们的科技跟保险融合起来在这里发力,所以在这里我又列了一些保险在资源配置方面的作用。保险我们这些年在推,

  再有过去是识别风险,现在变成了干预风险。那怎么样干预,这都是我们未来科技跟保险怎么样共同发力。比如我们说帮助保险,保险就是构建具有随机性的被保险群体。科技怎么样去构建,比如说已经得了糖尿病的他在什么级别上我再让他具有随机性,就是他跟别人不随机了,但是它内部再建立新的随机性等等,或者通过科技降低不对称性,让科技去发力。

  比如形状,锯齿状的形状可以假设带来痛苦,可以杀,圆弧状的行为假设可以救命,这个形状方面的维度就变得重要了。所以我们讲新技术的突破它给我们带来了更高的维度。

  我们再看看科技对风险有什么影响呢,一个是万物互联,它最后让我们任意的,它是去中心的,它也解构了诸多的主体,增加了一些路径,它主要增加了维度,因为万物互联,同时在科技的发展中过去被忽略的维度,由于科技的创新它们就变得可以重视起来了。

  结构它同时其实就是秩序,结构和秩序它是动态的。所以结构力也是动态的。我们看这个图,从这张图上看它相对来说,因为什么都没有,一张白纸,我们把这个叫做秩序。当我们画上一条线,这条线我们叫变化。实际上我们对变化,我们其实有一种力,我们希望这个变化不存在,让它恢复这种有序的状态。所以这样看的时候这条线我们就会觉得不舒服。这种没有东西,我们把它叫有序,可是我们再把这条线加几条,慢慢的这个感觉就有一点接受了,再加一加我们发现我们接受了有这个线条,而没有线的反倒成了变化,有线条的成了有序。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有一种愿望,希望没有线的那个环节也把它补充上。这种有序到变化,大家承认变化之后再把这种结果当做有序,这个时候这个力是了在变化的。所以风险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生变化,我们说结构的分布和秩序结构的合力,结构的趋势、极限,最终结构的稳定状态。它在这样周而复始的变化,这是结构和风险。

  超高速运算,使得秩序又发生了变化,我们说进入了一个并行的时代。所以我们处于一个高维世界的并行实地,一个是高维从空间上多路径、多逻辑,再一个是从秩序,它是一个多序的状态。这样一来这些新技术对我们的影响,万物互联解构了一些主体,使得这些风险和价值汇聚的时候它按什么样的原则变得更为重要,区块链我们说它可以有一些共识的约束,而大数据它是得我们随机和博弈的平衡,又出现了一些困难。这个时候结构力凸显,信息不对称加剧,结构在博弈中撕裂。人工智能更是把我们原来认识世界,它把它深化到变成了干预世界。在干预当中系统遭到一些系统性的改变,一些套利的空档,失血的缝隙,还有价值和风险的不平衡,一直处于从不平衡到平衡过程中等等这一系列就是新技术给风险带来的挑战很大。

  资本动态  春兴精工陷“内幕交易”泥潭: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股价闪崩跌停

  李晓林首先提出,风险由结构决定。事故的每一个环节都存在着不确定性,风险观影响着我们的决策,决策如果跟风险结构吻合,事故的损失就是在我们的掌控范围内。

  财经网讯“过去是识别风险,现在变成了干预风险。那怎么样干预,这都是我们未来科技跟保险怎么样共同发力。”12月7日,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上表示。

  主要从三个方面跟大家汇报:一、风险是由结构决定的。第二,科技对结构有重大的影响。再就是谈谈保险在科技的影响力,它一个是对保险原有的业务场景有一些影响。另一方面它也可以跟保险一起为保险业服务社会去发力。

  李晓林:尊敬的周主席、李行长,商秘书长,各位领导、专家,很高兴用一点时间跟大家汇报一下科技进保险融合的时候的一些想法。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对于科技对风险的影响,李晓林认为,第一方面是万物互联。它是去中心的,解构了诸多的主体,增加了一些路径。过去被忽略的维度,由于科技的创新再度被重视起来。另一方面,超高速运算使秩序又发生变化。

  科技带来结构的变化,而保险它改变这个世界的风险结构主要也是通过分组去改变结构的。它通过被保险,通过险种把比如说车的投保人分一个组,门诊的病人分一个组等等这样分组事实上它的作用我们想一想一万支筷子分一万组能办一万件事,但是每一个都不结实,都有风险,如果把它分成一组它就能办一件事但是可能会有系统腥风徇,干了这个不能干别的。所以最终改变结构就是适度的分组,保险就是通过分组,并且这个分组以风险大小为基准去分的组,所以它对这个社会的风险有决定性的治理作用。

  结构同时就是秩序,结构和秩序是动态的,所以结构力也是动态的,风险就在结构力变化的过程中发生变化。在结构的变化中有价值的汇聚,也有风险的汇聚。李晓林举例道,比如说砖瓦木石汇聚成房子,这是价值的汇聚。而枪和子弹汇聚到一起,会汇聚成更大的冲突,这个叫做风险的汇聚。所以我们事实上是在做价值汇聚和风险汇聚的平衡。

  我们说结构,结构决定风险。我们通常说的风险有风险因素,比如说刹车失灵是风险因素。事故,车撞了是发生了事故,车毁人伤是损失。在这个过程中风险因素是事故发生了的决定性原因,而事故是造成损失的决定性原因。其中每一个环节都存在着不确定性,风险由结构决定,我们的风险观怎样,它影响我们的决策。我们的决策如果跟风险结构是吻合的,事实上它的损失是了再我们的掌控范围内的,这是我们的目的。

  可以预计保险一定,因为风险越来越成为它管理治理成为这个社会的重中之重,所以可以预计保险未来一定有一个非常大的飞跃的时期。

  所以这样一来科技第一它让万物不再像过去那么随机了,它影响了随机性。第二大数据对风险的细分使得主体变小了,同一类的。比如说1000辆奥迪才能分散风险,结果我们把奥迪分成100万类,细分了,每一类不够1000辆了,这时候大数法则变得困难。

  这时候我们需要针对信息不对称的可能的加剧,我们怎么办,我们要注意是价值创造,而不是寄生,信息沟通,而不是垄断,助推产业升级而非阻碍,优化保险和风险治理的生态圈而不是恶性循环等等。

  最后李晓林总结道,保险有风险治理职能,价值创造职能和资源配置职能。这些其实有待于我们的科技跟保险融合起来在这里发力,让保险顺畅地为这个世界作出更大的贡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