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成为一个嘻哈男孩

  大佬爱唱歌,55岁的马云再一次拿起了线周年晚会,马云宣布正式退休,他以一首汪峰的摇滚歌曲《怒放的生命》,作为离别歌曲。现任阿里巴巴CEO张勇则以一首《You raise me up》接棒,宣告另一个时代来临。

  互联网大佬中,马云是在公开场合唱歌最多的一个。从大气磅礴的《我爱你中国》,到摇滚金曲《海阔天空》,到王菲经典作《传奇》,再到出道单曲《风清扬》,马云成功将自己打造成了一个跨界歌手。

  注重情怀,体现格局,理想主义,这是马云留给大众的直观印象。这种人设在他对歌曲的选择中得到了体现,也体现在阿里巴巴过去20年的发展历程里。

  实际上,除了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丁磊、张朝阳、贾跃亭、冯鑫等互联网大佬,都曾在公开场合一展歌喉。他们对歌曲的选择不尽相同,演绎手法也各有特点,演出的时机和热度,则跟他们的公司发展息息相关。

  大佬的歌声,为外界提供了一条线索,让我们得以一窥大佬的人设,看清公司发展的奥秘。

  在那次庆典上,马云深情献唱了《我爱你中国》和《朋友》两首歌,引发台下员工大合唱。也是从那时起,马云开始了他的跨界歌王之旅。

  2016年云栖大会,马云唱了一首陈奕迅怀旧风格浓厚的《好久不见》,还用粤语唱了摇滚金曲《海阔天空》。第二年的云栖大会,马云在压轴环节出场,穿着牛仔衣戴着墨镜,一口气连唱《传奇》、《Unchained Melody》、《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我想你的时候》四首歌。

  也是在2017年,由在阿里大文娱任职的高晓松担当制作人,马云和王菲合作,合唱了一首《风清扬》单曲,在网上引发热议。这首单曲同时也是马云主演的电影《功守道》的主题曲。

  从在自家大会上即兴演唱,到跟明星合作录制专辑,马云正式完成了从企业家到超级歌王的跨界。

  马云偏好摇滚。Beyong的《海阔天空》,是香港摇滚黄金时代的作品。许巍是著名的摇滚歌手,他被马云邀请到阿里18周年年会,现场演唱了《蓝莲花》。这两首歌,都充满了自由、梦想、理想等天马行空的元素,散发着理想主义的味道,跟马云的气质非常吻合。

  在马云的公开演讲中,“信任”、“相信”、“希望”、“世界”,都是出现频率很高的词汇。马云习惯站在普通人难以企及的高度,用一种大格局的视角,去审视公司的商业行为。就像阿里最早的宣传语“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体现的是创始人的视野和格局。

  马云擅长抒情。他既有《我爱你中国》这种直抒胸臆的表白,也有《传奇》、《好久不见》、《当我想你的时候》这种略带伤感的感性。当然,《朋友》和《真心英雄》这种适合全员大合唱、凝聚士气的金曲,也被马云多次拿来演唱。

  实际上,2013年马云卸任CEO之后,他的工作重心,就放在了企业文化、价值观和组织建设上。所以在马云的歌声里,看不到斗志昂扬的拼杀场景,也听不到励志的鸡汤故事,因为他的视野已经超出具体的业务范畴。

  马云和王菲合唱的单曲《风清扬》,则更加直接生动地刻画了马云的人设。“挑灯看剑回望人海起落”、“一个个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歌曲营造的自由辽远意境,衬托的是马云悠扬洒脱的气质。

  和“跨界歌王”马云相比,其接班人张勇显得更为低调。在阿里巴巴20周年年会上,张勇与马云合唱一首英文歌《You raise me up》,宣告着新老交接正式完成。

  这不是张勇第一次演唱这首歌。2017年1月25日,在阿里巴巴集团组织部年度大会结束后的party上,他唱的也是《You raise me up》。一曲唱罢,坐在前排的一些阿里人发现,张勇眼中泛着泪光。

  “我能充分感受得到,他唱这首歌背后的那种感情,他认为是这个组织成就了他,阿里巴巴成就了他,马总成就了他。”一名在现场的阿里高层曾对媒体说。

  时钟拨回到2015年1月24日。百度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15周年年会,员工正在等待李彦宏上台,他即将表演架子鼓《将军令》和演唱《男儿当自强》。

  “咚…咚咚”,鼓声响起,李彦宏身披金甲登上舞台。“既是男儿当自强,昂步挺胸大家作栋梁” ,《男儿当自强》成为李彦宏被传播得最多的歌曲,“自强”两个字在某种程度上概括了他要面对的未来。

  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机遇、烧钱O2O做不好运营、负面消息缠身、核心业务遭挑战、转型AI,百度在BAT中掉队,李彦宏在过去两年步履艰难。

  2019年8月20日,经历了向海龙离职、内部架构调整的百度发布了Q2财报,这一季度实现营收263亿元,净利润24亿元, 营收环比增长9%,Q1充分释放负面信号的百度终于在Q2交出了满意答卷。

  在财报会议上,李彦宏在内部邮件中再次发布“将军令”,“我们需要更多敢立军令状的将军,更多敢打硬战的士兵。”他开始明白,百度不只需要一个强大的CEO,还需要一个强大的团队。

  站在今天的角度回看,李彦宏实现了他的诺言,男儿当自强。但除了马东敏之外,陆奇出走、向海龙离职,能为百度站出来的人并不多。将军令依然在,李彦宏可能更需高歌一曲《朋友》。沈抖会是李彦宏的希望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尚需时间。

  如果说李彦宏唱歌是为了完美人设的增强,那马化腾则是彻底打破了他低调内敛的人设。

  2018年,腾讯投资的女团节目《创造101》频繁刷屏,马化腾为了给节目站台,带领高管在当年的员工大会上跳起节目的主题曲《pick me》。

  当天晚间,马化腾凭借“腾讯孟美岐”这一关键词冲上热搜第六名,为《创造101》带来实实在在的流量。不仅如此,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腾讯的付费用户贡献营收同比增长超过了100%,远高于行业增长水平,《创造101》得到了商业上的认可。

  除了为文娱板块站台,2018年腾讯年会上,马化腾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嘻哈男孩。他头戴王者荣耀周边产品的帽子,架着墨镜、挂着金色项链,深情演唱嘻哈风格的《至少还有你》。

  在歌曲的选择和对节目的演绎上,马化腾不像李彦宏那样慷慨激昂。不论是《pick me》,还是《至少还有你》,马化腾都在有意无意突出某款当年大火的产品,为业务部门打气。而在表演风格上,炫酷、时尚、年轻化,是马化腾两次表演的共同特性,这跟腾讯所倡导的产品调性一脉相承。

  没有漫无目的的表演,一切为业务服务。马化腾打破了他自己低调内敛的人设,却强化了腾讯时尚炫酷的人设。这是一次反转,也是一次延展。

  2013年,网易旗下音乐产品网易云音乐首发了一支全新MV,丁磊作为男主唱出镜。在这支名为《带我飞》的单曲中,丁磊头戴耳麦,和女主唱林志玲深情对白。这首歌由林志玲作词,周杰伦作曲,画面唯美抒情,有一种周董式的中国风特色。

  跟马云等大佬喜欢在年会等公开场合放肆嗨不同,丁磊一出场就是小资清新路线。MV中,丁磊台词不多,但神情投入,足够认真。

  很多人说,丁磊是个商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这首歌与其说是一次演出,更像是一次目的明确的商业行为。

  但在某种程度上,这首歌也体现了丁磊对产品的偏好:精致、有情怀、有调性。歌曲走的是文艺清新唯美路线,虽然宣传的是游戏产品,但不喧嚣不闹腾。这很符合网易旗下产品的调性。不论是网易云音乐,还是网易严选,都具备很强的产品力,用户粘性高,当年在地铁刷屏的网易云音乐评论就是一例。

  张朝阳曾参加过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天天向上》,节目中他唱了一首张韶涵的《亲爱的那不是爱情》。和大部分大佬不同,张朝阳选的歌是爱情主题系列,既看不到征战四方,也看不到自由理想。实际上,他年少成名,坐拥名利。他同时透露,自己的业余爱好不在高尔夫和奢侈品上面,更多的是喜欢登山、瑜珈和养生。

  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在节目录制时,张朝阳本来要唱《蓝莲花》,但刚开口唱了两句觉得不太对,所以改唱《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张朝阳被业内认为偏离了搜狐的管理中心。他是员工眼中的“老好人”,对团队和业务的管理相对佛系。为了躲避雾霾,他曾经会在每周末离开北京。直到2019年搜狐WORLD大会,张朝阳宣布再度回归一线,要带领搜狐重回一线阵营。

  在那次《天天向上》节目中,张朝阳跟着主持人一起跳了一段舞步。有人评论:张朝阳跳得很有律动感,但就是没踩到节拍上。这像极了搜狐近年来的几次转型,不论是媒体业务,还是社交产品,都没能踩在对的节点。

  2016年2月28日,贾跃亭在乐视万人年会上唱了《野子》,那时的他野心十足不惧一切,言称“乐视的未来不是超越BAT,也不是超越IAT(苹果、亚马逊、特斯拉)”。

  一个月之后,冯鑫在暴风上市一周年年会上同样演唱了《野子》。冯鑫唱完表示,“现在好像谁唱了这首歌,那首歌就属于谁了一样。那么今天我也唱一唱,把这首歌拿回来。”他认为,2016年至2025年将是互联网+娱乐的黄金十年,并在现场描述了暴风科技的未来规划。

  冯鑫唱完《野子》后现场还评价乐视,“我觉得在跨界这个事情上,乐视做得很好”。这从后续冯鑫的布局中也能窥之一二。贾跃亭的生态化反,影视和电视、手机、汽车、体育……全面覆盖各个面,打造全生态;冯鑫的DT大文娱,以“我”为中心,转变为以用户大数据、用户画像为中心,通过大数据关联暴风的各项服务。

  贾跃亭和冯鑫“野”的信心来自哪里?就在他们“献唱”的前一年,乐视总营收达130.17亿元,相比2014年增长90.89%,净利润9611万元,同比增长31.84%,乐视TV完成了300万台的年度销售目标。暴风则在同年登陆创业板,创下了上市40天36个涨停板的纪录。他们有“野”的底气。

  《野子》这首歌中,出现最多的三个词是14次的“吹啊”、5次的“勇敢”和4次“大风”。原唱苏运莹曾表示, 她想借这首歌表达“不要害怕”的感觉。她觉得只要够坚定,再大的逆境都不算什么。当贾跃亭和冯鑫演唱这首歌时,或许未曾想到会陷入如今的逆境。

  除了共同演唱过这首歌,这两位充满争议的互联网大佬还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山西人,同样享受过上市后的高光时刻;两家公司有着部分相似的业务模式,以及同样难堪的TV业务。

  如今是2019年,命运给充满交集的两个公司带来了相似的结局,但两位掌门人面对结局的地点不同。“是你吗,会给我一扇心房”,命运让贾跃亭在美国流浪;“是你呀,会给我一扇灯窗”,命运给了冯鑫一间铁窗。

  两人没有逃脱“野”带来的膨胀和欲望,失去控制的公司也最终落得相似的下场。

  马云爱摇滚,玩跨界,一首《风清扬》,唱出了甩手掌柜的洒脱和格局;马化腾墨镜风衣,耍炫酷,嘻哈的舞步跳出了腾讯在文娱产品上的赫赫战功;李彦宏一身金甲,节奏感超强的鼓点,犹如征战的号角,打响了百度的自强反击战;丁磊重产品,讲情怀,唯美的MV,细腻的对白,彰显的是网易的产品力;张朝阳颤抖的舞步,柔软缠绵的歌声,传达的是搜狐失去的一个时代;贾跃亭和冯鑫,踏着力气踩着梦,用一首《野子》,蒙眼狂奔随风狂舞。

  互联网的发展,让越来越多有才艺的大佬,有了展示的舞台。他们的歌声和表演,某种程度上颠覆了大众对一个巨头公司创始人的刻板印象,让大佬的人设更加丰富和生动。这拉近了大佬和大众的距离,也让大佬的形象更加有血有肉。

  当然,每个大佬都有自己的风格和偏好,也有不同的动机和需求。他们的每一次公开表演,或出于心血来潮,或出于精心谋划,或出于主动宣传的契机。

  但不管怎样,大佬并不遥远。剥开华丽的外壳,回归商业价值本质,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成为真大佬。

  全键盘、打砖块、“打孔飞线机”,在苹果iPhone出到十多代的今天,曾被它击败的黑莓已经成了能够暴露年龄的事物。详细

  百度首次出现亏损,“现金牛”业务遭遇越发严重的挑战,无人驾驶行业的征途却越发漫长且荆棘密布,这个公司该如何走到“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详细

  黑话往往在一个固定的行业或者种群内传播,这些语言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懂。详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