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西岸住着创立了特步的丁水波的家

  新华社柏林9月12日电 正如德国巴伐利亚州小镇黑措根奥拉赫孕育了阿迪达斯和彪马两大世界体育用品制造商,中国福建省晋江市陈埭镇诞生了安踏、特步、361度等一批正在世界舞台崛起的民族体育品牌。

  △图为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晋江一家门店销售人员在整理模特。新华社记者张国俊 摄

  阿迪达斯和彪马来自达斯勒家族的两兄弟,而安踏、特步和361度则出自三位闽南丁氏同乡。陈埭有一条叫作乌河的小河,西岸住着创立了特步的丁水波的家,东岸则是创立了安踏的丁世忠的家。创立了361度的丁伍号则是这两位丁总在陈埭民族中学的“校友师兄”。

  传承着“爱拼敢赢”的精神,从筚路蓝缕、白手起家到报团取暖、共克时艰,再到转型升级、锻造品牌,中国运动装备企业经历了不同阶段的大浪淘沙、脱胎换骨,不仅在世界站稳了脚跟,还要施展更远大的抱负。

  △图为工人在位于福建省晋江市的安踏集团现代化生产车间内工作。新华社记者宋为伟摄

  改革开放之初,陈埭镇岸兜村村民选择大胆挑战“安分守己”的活法。丁世忠的父亲丁和木就是敢于“吃螃蟹的人”。1980年,丁和木变卖了家里一切可以换钱的东西——谷子、蛏和家禽家畜,与数十位村民联合创办鞋厂。

  1983年,一个每天只能生产5双鞋的手工作坊,就是361度的前身。这样的家庭式作坊在20世纪80年代的晋江非常典型。1987年,刚读中学的丁水波学到了鞋匠的本领,与人合伙在乌河边办了制鞋作坊,就是日后“三兴公司”的雏形。

  1987年,丁世忠花了46元买了一张从福州去北京的火车票,开启了创业之旅。起初公司走批发市场模式,从50万元起家,到10亿元的销售规模,安踏用了10年。1991年安踏品牌创立,取“安心创业,踏实做人”之寓意,步入品牌营销发展阶段。

  1994年,丁伍号的工厂已经开始生产自有品牌的运动鞋,后因商标纠纷,公司决定将品牌确定为361度。结果当年销售额不降反升。而丁水波则在90年代中期将“外销鞋”做到了极致。

  进入21世纪,市场嗅觉敏锐的闽南商人捕捉到了时代脉搏。在轰轰烈烈的“造牌运动”中,仅福建晋江就诞生了成百上千个品牌。2001年,丁水波创立“特步”,正式宣告回归国内市场,立下了体育跨界娱乐的“品牌人设”,逐渐确立了跑步的主营领域。

  几乎在同一时期,许多早期创业者都决定彻底改变家族企业在管理上的混乱和滞后,不少企业筹谋上市。借助悉尼举办奥运会和北京申办奥运会的东风,中国体育用品制造业迎来了黄金十年。

  2008年北京奥运会让全行业对市场判断过于乐观,此后爆发全面库存危机。2013年上半年,361度营收下降30.4%至19.98亿元。丁伍号通过在中小城市增加发展童装零售店,创新渠道模式,加大电商投入力度,成功“过冬”。这次“洗牌”让不少企业资金链断裂,面临生死存亡的抉择。

  此后,中国体育用品产业告别了疯狂生长、开店躺赢的“草莽时代”。所有转型成功的企业无不走上精耕细作之路,谋求从“品牌批发”到“品牌零售”的转型。

  2015年,安踏成为国内运动用品行业首家销售额超百亿的公司。如今,安踏作为中国奥委会合作伙伴,成为行业发展风向标。公司通过收购斐乐、斯潘迪、迪桑特等多个国际品牌走上多品牌协同发展之路,今年又吞下始祖鸟母公司亚玛芬,彰显龙头老大的信心与实力。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安踏公司收益增长40.3%,达148.1亿元,位居国内行业首位。

  特步上半年公司营收33.57亿元,同比增长23%,净利4.63亿元,同比增长23%,连续第二年蝉联天猫跑鞋类别销量第一。丁水波希望在阔别20年后重回国际市场。而这次,他将带着自有品牌走向世界。特步已在东南亚市场打开局面,印度、越南等地已有品牌商店,产品通过跨境电商销往150多个国家和地区。

  △图为在里约奥运会羽毛球场馆拍摄的身穿361度服装的技术官员。新华社记者王鹏摄

  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33.27亿元的361度近年来在赞助国际大型赛事方面不遗余力,为公司国际化战略铺路敲门。例如通过赞助里约奥运会和雅加达亚运会成功打开巴西和印尼的市场,同时积极布局冰雪、电竞等产业,在海外产品设计研发国际化方面取得傲人成绩。

  时至今日,体育品牌竞争已打通国际品牌和民族品牌之间的界限。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企业需要在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和更激烈的竞争环境中,谋求更卓越的发展质量,在建设体育强国和提高中国体育国际影响力方面,贡献与之相匹配的产业力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